I have to understand the world, you see. —— Richard Feynman

大学期间我学习的经济学,因为经济决定上层建筑,我觉得整个经济学可以帮助我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毕业之后加入了互联网的浪潮,因为对设计和网站的喜爱,于是开始做设计师,并且研究网站的开发,我向来需要大量的时间才能明白一件事物,开发便是如此,虽然一开始就在研究 JavaScript,但是在差不多 5 年之后我才明白了这玩意到底是什么,而当中还是接住了 Python 才理解了程序。而借助对程序的理解,我也更加理解这个世界

「理解世界」这个主题不知从何时进入我的脑海中,但对于这个世界的不理解一直困扰着我,我不理解很多很新潮的人词汇,对于很多黑话我也不了解,网络上发生那么多「新鲜」事对我而言不过是往事重提,圣经中也提到「太阳底下无新事」就是我对这个世界的感受。但这些都是世界的表面,我希望可以更深刻的理解这些事情背后的原因。

我所理解的世界只有两种事物:客观的物质本身,和不可观的联系。这个世界上充满了物质,但是物质与物质之间也充满了联系,这种联系就好像是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可以是朋友或者家人,再或者仇人,这些都是将两个人联系在一起的羁绊。物质包括人也包括其他的事物,但忍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其他物质与人的关系可能形成所有权,也就是某种物质被某个人所有,又因为物质本身的价值相对性,这种所有权可以通过交易发生转移。又因为人们对价值的追求,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价值最大化成为整个世界的追求,多数时候这种价值通过货币反映出来,于是绝大多数人就变成了对货币追求。

即使是在毕业多年之后我也一直在学习经济学,它确实可以帮助我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张五常的《经济解释》和门格尔的《国民经济学》都是不错的选择,也帮助我理解了财货和稀缺这种两种与价值相关的概念,我也将我对经济和商业的理解尝试着整理成一个完整的系列,目前也才刚刚开始。我自认为有一种化繁为简的能力,并不是说把复杂变得简单,而是把复杂变得有条理,更易于理解。Norman 在《设计心理学》中有提到复杂是这个世界的本质,我们没有可能把它变得简单。并且这个世界正在趋于更加复杂,更加难以理解的形式发展。因此简单并不是要反其道而行之,让这个世界回到原始社会,而是在趋于无限复杂的世界中尽可能的找到其中人人都可以理解的规律,从而让人们可以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这便是我想做这个博客的愿景。

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写作,也是这么久以来一个一直都还为放弃的爱好吧。对我来说写作就是思考,帮助我理清自己的想法,写作的作用对我而言就像是睡觉一样,有研究说睡眠可以帮助巩固前一天所学的知识,有次在梦中确实感受到了这种「巩固」,梦中有个人一直在问我当天所了解到的概念,并且随机拿出两个概念问我这两个拼在一起是否有意义。对我而言写作也是如此,写作和阅读并不是相对的,而是一体的,作者写文章无非就是为了让读者能够理解,如果写出来的东西没人看的懂,那么这篇文章就是特别失败的。阅读是我接触新事物的主要途径,但阅读并不代表着立刻可以理解,很多书中都包含着大量的含糊不清的概念,而我对于这些没有清晰界定的东西通常不能理解,就好像写代码的过程中不知道如何定义一个函数一样。

我最初是用户体验设计师,这个博客的第一篇文章便是《这就是设计》。在从事设计的四年中,我逐渐意识到设计的目的不是简化产品,而是通过视觉的方式让用户理解产品背后的逻辑。美学是产品个性的体现,但本质上是产品对自身能力的说明。所以我理解到对于人们来说,「理解」这件事情是多么的重要。我们不仅需要理解产品,还需要理解他人,更重要的是去理解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律。

正如前文所说的,这个世界上只存在「物质」和「关系」,评价并不在当中,评价是一个人对这个世界上其他物质所产生的幻觉,因为换另一个人,这个评价就会发生变化,因此这种幻觉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只存在于我们自己的脑海中,分享出来并没有意义。物质是这个世界最初基础的构成,大多数都是我们肉眼可见的,但是人类为了理解这个世界创造了很多「抽象」的概念,就像「抽象」这个词本身就是「抽象」的,我想不需要像众人解释那些现实中存在的事物,人们看到的时候就会理解它是什么,而那些抽象的事物和看不见的关系才是这个世界最令人费解的地方,而我尝试着我所理解「抽象事物」和「关系」放在这里,或许并不科学,毕竟我的了解也是「道听途说」,但是如果这些道听途说反过来可以解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那么或许这个世界也恰好如此。至少不会像是「创世神」这样偷懒的解释。

如果你想要随便聊点什么,欢迎联系:[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