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过后,深圳的气温仿佛回到了初春时节,打开窗户任凭山顶的风吹着窗帘飘荡,都懒得将窗帘捆起来,关掉空调,这样气温很适合发呆,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要不是肚子挨不住饥饿,我大概会在房间里呆上一整天。不过既然天气如此凉快,出去走走也是个不错的想法,恰好储备的早餐也已经吃的差不多了,那么就正好去趟超市买点。在珠江新城的时候,说起去超市根本不会去思考要去哪简超市,永旺似乎成了唯一的超市,但是在这里,这么偏僻的角落,要找到永旺并不容易,距离最近的是沃尔玛。

我一直很讨厌类似沃尔玛这样的大型超市,虽然商品一应俱全,但是不够精致。这大概是做设计师的通病,我们喜欢小而美的事物,珠江新城的永旺和华润旗下的 blt 以及 Ole 都是不错的选择。好在地铁三个站就可以去到京基百纳,那里的 blt 变成了目标。

到了京基百纳之后却记错了,以为是要来这里的永旺,找了半天没找见,却发现了 blt,而本来打算来买的东西,在坐地铁的时候在手机上看了看就直接下单了。于是本打算来京基的永旺购物,来了之后却不知道要做什么。这就很吊诡了,智者曾经说过,你永远得不到你想要的。 就好像人们常说,人活着就是为了追求幸福,但倘若连幸福都不知道是什么,那么我们所追求幸福就好像是墨菲托斯的球鞋一样。

随便走走看到一家餐厅,标题为「翡翠」,副标题是拉面与小笼包,从外面看招牌一副很廉价的样子,走进去一看都是座位,都是三五人这样的座位,围成一个小圈,大概也知道这也不是一间便宜的餐厅。但是装修的古老和美品让我觉得他家的菜式也不会有什么特色,至少同样是小笼包的鼎泰丰,在装修上就要超过这里很多。

反正也没什么事做,于是打算进去把晚餐解决了。既然餐厅的标题上都提到了拉面与小笼包,那么这两样就成必点之作。在我的印象中,拉面无非两种,兰州拉面和日式拉面,而小笼包也就两种,杭州小笼包和上海小笼包。从地域上来说,拉面和小笼包怎么都不可能成为一种搭配,但在这家店里却奇妙的跑到了一起。就如同我不喜欢沃尔玛一样,我也非常不喜欢一家什么菜系都卖的菜馆,这样的菜馆通常出品都不怎么样,给人一种不务正业的感觉,虽然都是中餐,但就像哪天麦当劳开始卖披萨一样。虽然在广州有不少这样的餐厅,而且店面的装修给人一种很高大上的感觉,但是一旦涉及到菜品,就会让人失望连连。

在广州的时候,IGC 里有一间餐厅,分明主打四川菜,却偏偏在菜单里出现了油泼面这样的陕西菜,作为中原人士,我自然是很怀念这样的味道,好奇心的驱使下点了一份油泼面。奇怪的是我的两个邻桌,也都点了油泼面,还真是物以类聚啊。在一个四川菜馆,三个素不相识的人不约而同的点了同样一份陕西油泼面。但是面上来之后,失望便随之而来,确实是油泼面,然而并非标准的陕西风味,至于这算是哪里的风味我已经不在乎了,这样的例子也太多了,以至于这些餐厅在我心目中,甚至不如大家乐这种虽然难吃但是也一贯的坚持港式茶餐厅的方向不动摇。

翡翠餐厅的拉面是日式的,因为对面条的分类让我想起来一风堂的感觉,细面、标准、粗面、宽面还有两种我记不清楚了,甚至比普通的日式拉面还要多。选好了面之后,翻过下一页,那么就应该是在这里选择做法了,然而这里拉面的做法确实中式的,首当其冲的是红烧牛肉拉面。兰州变成了红烧之后,不地道的感觉变得更加强力了,这算是哪门子的配搭?接下来的雪菜和酸菜拉面的配搭更是让我没了胃口,虽然面还没有上来,但我已经隐约觉得这个能买三份兰州拉面的拉面,不见得好吃过兰州拉面。

正当我在犹豫要选择什么做法的时候,看到了葱油拌面。我大概是在三年前在珠江新城的宴江南吃过这份拌面,作为宴江南最便宜的主食,那里的葱油拌面却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去尝试,绝对是店里的最佳菜品。然而在最后一次去吃的时候,发现宴江南已经将上海小笼包做成了快餐,上菜比以往快了不知道多少倍,然而吃到小笼包确实外热里凉,瞬间对这件餐厅的评价降到了最低。提高上菜速度确实让人感觉很不错,终于不需要等半个小时才能吃到可口的小笼包,然而以此来牺牲菜品的质量确实得不偿失。这次再一次看到葱油拌面,不觉让我回想起宴江南,回想起之前经常点的这份葱油拌面,于是二话不说,便选了葱油拌面。

小笼包就没什么可选的了,虽然餐厅的主打的七彩还是八彩小笼包,而且还是米其林推荐,但是鉴于米其林在香港的尿性,让我对深圳的米其林推荐也觉得水分不少,虽然菜品特别吸引人,但对于第一次来的人说,我觉得还是看看基本功,再说其他的花样。那么标准的上海小笼包就成了必点。随后有随便点了一份干煸豆角和椒盐黄金豆腐。

上海小笼包,或者说是灌汤包是最先上来的。小笼包自带一个小口方面直接吸出汤汁,入口即被烫到,而后便品味不出什么味道了。可恶的是这里的小笼包竟然不准备红醋作为蘸料,仅仅是给了个碟子,只能用桌子上的老陈醋来蘸。老陈醋的味道还是有些厚重,第一口吸到汤汁后,陈醋的味道完美的盖过了汤汁的鲜味,在对待醋的态度上,甚至不如宴江南。在我的印象中,使用山西老陈醋来蘸着吃的都是杭州的那种小笼包,或者是在沙县小吃里吃的那种四不像,那种和街边档一样的杭州小笼包才配和山西老陈醋一起吃,还有那种南方才有的辣椒酱。虽然口味确实挺奇怪的,但不会有那种特别不搭配的感觉。

之后的椒盐黄金豆腐出乎意料的好吃,酥脆金黄的外表沾了辣椒粉和椒盐,吃起来有点街边烧烤档的烧烤,但味道清淡,没有那么厚重的油烟味。入口即破的嫩豆腐也是非常之美味。再加上类似避风塘的佐料,但是让人回味,停不下来,犹如臭豆腐一般,吃一口便忘不掉。避风塘的佐料确实印象很不错,然而味道与在广州吃的避风塘比起来却差了太多,同样给人的感觉就是半吊子功夫。

备受期待的葱油拌面来了之后,便闻到一种奇怪的腥味,仔细看在拌面发现了大的虾米,虾米的散发的腥味盖过了葱油的味道,这一份吃不出葱油的葱油拌面,让我对这家店失望至极,对葱油拌面的美好向往也随之破灭,就像智者所说,你永远得不到你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