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我常去的那家上海馄饨店已经歇业有一段时间了,有时候在其他地方看到上海馄饨店还是想要去吃一碗。我家楼下的馄饨店很小,里面坐满了也就 10 多个人,馄饨的价格从 12 块起到 20 多块,基本上每一种我都已经尝过了。有时候晚上下班回来就去这家店里吃,12 块的馄饨对于深圳来说已经相当便宜了。

馄饨店关门后新开了一家饺子云吞店,我一直以为这三种类型食物都差不多,只不过北方的记忆里饺子都是牛羊猪肉,而到了南方之后的云吞则多是虾仁和猪肉。个头上来说饺子最大,云吞次之,然后是馄饨。在北方的时候吃得饺子多数都是汤饺,牛肉饺子店家就弄一碗牛股汤来作为汤底,从来不需要蘸酱,汤本身也是非常鲜美。

到广东之后吃云吞的次数也便多了,在广州的时候尤其喜欢池记面家,云吞的个头跟饺子差不多,肉也特别鲜美,广州店的汤底就很合适,而去香港吃池记则觉得汤底的虾的腥味略微有点过头。只不过在广州的时候觉得 25 块钱吃 5 个云吞这价格还是有点贵,不过冲着味道还是吃了不少次。

来到深圳之后吃云吞的次数少了很多,也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云吞店,这次楼下新开的店也就不能错过了,店里的云吞种类也就三五样,与池记数不过来的种类相比还是相差很多,一般云吞的价格就数鲜虾云吞最贵,楼下这家店里 25 块一份,跟池记的价格差不多,只不过池记在广州我所知道的两家店都是在市中心的繁华商圈,相比下来 25 的价格也算是便宜。楼下这家店从原本的 12 块的馄饨变成了 25 块的云吞,价格还是相差很多,何况隔壁的肠粉店还买着 4 块钱一份的素肠粉。

深圳食物的价格在不同的区相差甚多,南山是深圳互联网企业的聚集地,从事互联网的人员多数工资的比较高,附近的餐厅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同一家店在广州的市中心吃一碗粉要 25 块,到了深圳就变成了 35 块。但我也在龙华吃过 9 块钱的牛肉拉面,只不过里面没有牛肉罢了。楼下 4 块钱的素肠粉,加一块可以有鸡蛋,味道也不算差,在深圳这个地方也是难得一见。

肠粉本是广东的食物,但是深圳和广州的肠粉却有很大的差异,广州的肠粉知名的有两家,银记和华辉,后者是我第一次来广州时吃得肠粉,一口就爱上了,而银记后来才发现,随后替代了华辉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深圳则不同,不同与广州的布拉肠,深圳街边的肠粉都是抽屉肠粉,肠粉的份量相对布拉肠比较少,但是价格非常便宜,这种店也只有在深圳本地人聚集的地方才会出现,而像福田和南山的商业区是看不到的。深圳唯一一家卖布拉肠的是红荔村,与银记和华辉一样,在深圳想吃布拉肠时也都是去这家。但当地人对这家店与广州人对银记的印象就相差甚远。

广东本省的人都喜欢去广州,因此广州也更像是广东文化的聚集地,无论是去 M 记还是本地的银记,店员都是先讲广东话,你说国语是他才会切换成国语,中国移动广州本地的客服也是如此。很多广州本地人连国语都讲不好,但这也丝毫不影响他们在广州生活,很多餐厅招牌的要求也都是要懂广东话。

深圳仿佛是一座不是属于广东的城市,虽然地理上属于广东,气候上也有广东的炎热,但是文化上在北上广深这几个一线城市里,深圳是唯一一个公认的没有自己特色的城市。北京有国粹,上海则聚集了大量的国际性的企业,广州有本土的粤语文化,而深圳绝大多数都是外来人口,这些鱼龙混杂的环境里,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化相互交融,让深圳显得似乎可以适应任何人,而不是一个其他三个城市那样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些特定的人群和文化。

常常再跟同事聊天时说道,深圳有不少地方菜系,但是这些菜都被深圳化了,深圳的湘菜不像湘菜,深圳的京菜也不像京菜,甚至深圳的粤菜都不像粤菜。也许就像多数生活在这里人那样不挑剔食物,深圳也不挑剔居住在这里的人,对于外来人,也不会像在广州那样与当地人有着很大的隔膜,不是说会讲粤语就可以融入广州这座城市,但是在深圳,你不需要作出任何改变,这座城市就好象是要故意讨好每个人一样,让人觉得很无聊,但也很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