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第一代 Surge 一直用到现在,从质量上来说 Surge 可以说是非要优秀的网络工具,最开始是在 iOS 上使用,最常用的自然是使用代理,其次便是 HTTP Request 请求列表,代理功能不必多说,很多时候都可以直接使用,Surge 自己的服务端 Snell 也尝试过一段时间,对于其他方案来说没有特别的优势,也没有过多深入的研究。

iOS 上广告链接直是个问题,过去我的方案是通过 Surge 分析每个 App 的网络请求,然后从中找出可疑的连接然后直接 Reject,在某些 App 可能网络会阻塞其他请求,直接影响 App 的使用,Surge 4 中有了返回一个透明的 GIF 作为代替,对于 App 来说,广告请求成功了,因此 App 可以继续使用。这个方案可以拦截大多数网站上的广告。但是对于 YouTube 是无能为力的,虽然依然可以从 HTTP Request 中发现 YouTube 的广告链接,但是其行为和普通的视频链接相同,很难识别出特征。基本上设置成功以后,iOS 上的 Surge 都是静默运行的,我很少干预。

macOS 上的 Surge 以前也会经常使用,但现在公司的网络已经全局代理了,家里也在路由器上使用 Clash 的方案来代理,Surge Mac 几乎都很少用了。需要使用的时候也都是使用 HTTP 请求列表来查看网络请求。虽然 Surge Mac 也支持 HTTPS 解析,但是因为多数服务已经开启服务端和客户端证书的双重认证,所以几乎没怎么用过。

网络上也有不少做法使用 Mac mini 安装 Surge 来作为软路由,一开始也有这样的打算,但是从功耗上来看,2018 版的 Mac mini 的 i7-8700B 的 65W 的功耗还是比较恐怖的,即便是一台 i5-7200U 的软路由功耗也只有 15W。不过新款的 M1 的 Mac Mini 或许可以,只是如此昂贵的软路由。

对比 Quantumult,Surge 的一大优势是操作更简易,Quantumult 以及 Quantumult X 的 UI 设计我一直不太理解,经常找不到对应的功能,但是便宜和功能多也是有很大的优势。作为普通用户,偶尔抓抓包,Surge 其实有很我不怎么用到的高级功能,所以给朋友推荐一般都是 Quantumult,毕竟 Surge 高昂的售价是道很高的门槛。

Surge Mac - Advanced Web Debugging Proxy for Mac & iOS
Surge for M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