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an Who Killed Google Search

文章
The Man Who Killed Google Search
Wanna listen to this story instead? Check out this week’s Better Offline podcast, “The Man That Destroyed Google Search,” available on Apple Podcasts, Spotify, and anywhere else you get your podcasts. This is the story of how Google Search died, and the people responsible for killing it. The story…

这个人是 Prabhakar Raghavan,在加入 Google 之前,Prabhakar Raghavan 在 Yahoo Lab 工作,在把 Yahoo 干黄了之后加入了 Google。2020 年之前他在 Google 广告部门,广告是 Google 的主要收入,搜索广告占 Google 整体营收的 56%。2018 年 Q3 开始,Google 广告收入的增长率首次开始下滑,一个原因是「搜索次数」这个关键指标的下降。而作为当时 Google search 部门的老大,Ben Gomes 认为这个指标无法反映出 Google 搜索质量的提升,因为搜索质量的提升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用户通过更少的搜索次数就可以找到需要的内容。这种质量的提升直接威胁到广告的营收。

Google ad revenue

于是在 2019 年 2 月的时候 Prabhakar Raghavan 提出了一个 Code Yellow(意味着最高优先级)项目,致力于解决广告收入的下降。他的方案非常简单粗暴,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是 2019 年 3 月的 Google Core Update 看起来是一次回滚,在此之前 Google 的算法主要在打击垃圾内容,19 年 3 月份更新之后很多在之前被 Google 打击的内容又重新出现了。Prabhakar Raghavan 还提出了很多降低搜索质量来提升广告收入的方式,例如关闭拼写修正这些功能,让用户多搜索几次。2020 年 Prabhakar Raghavan 取代 Ben Gomes 成为 Google search 和 Google ads 的老大,在此之前搜索部门和广告部门是相互独立的。

如今 Google 依然有 90% 的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二的 Bing 仅有 3%,而在搜索结果上,Google 其实已经足够优秀,Bing 几乎不可能超越,这也导致 Google 其实并没有动力去不断的提升搜索质量,只要稍微比 Bing 好就行。以前做产品的时候经常会有人问,如果用户体验和商业增长相冲突的时候我们如何抉择?绝大多数时候人们会选择商业增长,我们也看到很多产品商业化之后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知乎就是很明显的例子。以前,可能 Apple 是唯一一个会选择用户体验的公司,而在乔布斯离开之后的 Apple 也开始变得平庸,如今的 Apple 已然不能代表业界用户体验最好的公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