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DR

价值源于「有用物」,有用物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同一个物品相对于不同的使用者其价值不同,因此价值也是相对的。分工提升了物品的生产效率,提升了物品的数量;交易通过市场价格来将物品赋予更有需要的人,让价值最大化,交易过程也是增值的过程。增值源于消费者对物品的竞争,竞争产生的原因是物品的稀缺性,物品的稀缺是现实中永恒的问题。


1865 年德国物理学家 Rudolf Clausius 提出了「熵」Entropy 的概念,熵是一个热力学的度量单位,用于测量在动力学方面不能做功的能量总数。系统中的熵越大,系统则越稳定,当系统处于「最大熵」的状态时,在没有外界干扰的情况下整个系统是不会再发生任何变化的,处于一个平衡的状态。因此熵用来描述「一个系统不受外部干扰时往内部最稳定状态发展的特性」。

热力学第二定律[[Second Law of Thermodynamics]]表述了一个孤立系统会自发地朝着热力学平衡方向(最大熵状态)演化。如果说我们所处的宇宙是一个巨大的孤立系统,那么宇宙的终极状态也是「最大熵」的状态,意味着没有任何能量可用,宇宙最终陷入一片荒凉,这种宇宙最终结局的猜想也被称之为「热寂」。熵的不断增多是自然发展的方向,正如所有的生命最终都会走向死亡一样。

与熵相对应的是「负熵」,它表示可以做功的能量总数。熵意味着不可用,因为不会发生能量转化,而负熵则意味着可用。

自然界中正在进行着的每一事件,都意味着事件在其中进行的那部分世界的熵在增加。因此,一个生命有机体在不断地产生熵——或者可以说是在增加正熵——并逐渐趋近于最大熵的危险状态,即死亡。要摆脱死亡,要活着,唯一的办法就是从环境里不断地汲取负熵。

有机体就是靠负熵为生的。

——《[生命是什么][1]

在生物的进化过程中亦是如此,当生命从低级向高级进化是,熵也在不断增加。

老鹰这样的食肉动物位于耗熵金字塔顶端:1 年中 1 只鹰吃掉 100 条鳟鱼,100 条鳟鱼吃掉 10,000 只食草昆虫,这 10,000 只昆虫又吃掉 100 万片草叶。这样,100 万片草叶间接供养了 1 只鹰。可是,这一堆草叶的重量远远大于 1 只鹰。

——《[失控][2]

能量和物质从 100 万片草叶转变成 1 只鹰的过程中,「浪费」掉的那部分就是「熵」。如果宇宙的终点是「热寂」,生命的终点是死亡,活着就是把宇宙中有限的负熵转化为熵的话,那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宇宙中的负熵如同地球上的石油一样有限,那这一切根本没有意义。实际上负熵是可以增加的。我们可以把负熵和熵简单理解为「有用物」和「无用物」,负熵可以为我们所用,因此它有用。有用物并非一个绝对的概念,例如铀 235对于普通人是无用的,但是对于核电厂是有用的;硅对于普通人是没有用的,但是对于半导体生产商却是有用的。虽然铀 235 和硅本身对普通人没有用,但是其转化后的电能和计算机却是有用的。

生命在不断进化中产生了人类,人类的出现又促使科技的诞生,科技使得很多原本无用的物品变的有用,这种活动就会增加负熵。随着科技的进步,负熵增加的程度或许在未来某天会超过熵增的程度,那么「热寂」或许永远不会到来。

价值就是负熵

空气和清洁的水源是有价值的,他们的价值是与生俱来的,是生物生存对其产生的依赖性,任何生物都离不开空气和水,但现实中鲜有人听说有人对空气收费的。GitHub 上有着很多的开源项目,这些项目也是免费的,但他们也有着自己的价值。价值是有用物的基本属性,也正因为有价值所以一个物品才可以被称之为有用物。

衡量一个物品是否有用取决于使用物品的人,正如药品对于病人有用,但是对于健康人则不然,还可能有害;电影对于连饭都吃不饱的人是无用的,汽车对于生活在没有公路的山里人是无用的。同一个物品,同一个作用对象在不同的环境中价值也会发生变化,例如药品之于同一个人在健康时和生病时的价值不同;瓶装水之于同一个人在家里和在沙漠里的时候。

物品本身也会消耗,所以同一个物品在不同的状态对于同一个作用对象其价值也不同。例如食物可能因为过期而变得没有价值,手机也可能因为损坏而变得没有价值。

有用物的概念是相对的,价值也是相对的,同样价格也是相对的,成本也是相对的。一个产品不可能对所有生物都有价值,当我们在讨论价值的时候我们需要说明对谁而言,以及这个对象此时此刻所处的环境,也需要了解当前物品所处的状态。

相对优势与分工

价值对每个人而言都不同,现实中我们习惯上用价格来衡量价值,通常我们认为价格越贵的商品价值就越高,毕竟一分钱一分货,但这并非绝对的,例如空气。为了方便起见本文主要描述可以观察得到的,可以用「价格」来量化的价值。

如果说活着就是为了创造价值,那么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是怎么才能创造更大的价值。

假设某个星球上只有两个人:A 和 B,他们俩每天都需要吃牛排和土豆。A 每天可以生产 2 份牛排,或者 5 个土豆;B 每天可以生产 1 份牛排或 4 个土豆。我们假设牛排和土豆的原材料都没有成本,只考虑劳动生产时间,那么对于 A 来说,生产一份牛排的是时间等于 2.5 个土豆,对 B 来说则是 4 个土豆,就生产牛排的成本而言,A 比 B 更有优势。

另一方面,A 生产一个土豆的价值相当于 0.4 个牛排,对于 B 来说则是 0.25 个牛排。就生产土豆的成本而言而言,B 比 A 更有优势。从经济角度来看,A 应该生产牛排,B 应该生产土豆,这样才能让每个人的生产成本都将至最低。这种让每个人只做特定的事情我们称之为劳动分工。

我们可以对比下分工与不分工两天后的差异:不分工的意思是 A 和 B 每人分别生产一天的牛排和一天的土豆;分工则是 A 生产两天的牛排而 B 生产两天的土豆。两天后,不分工的情况下,这个星球上就一共有 3 份牛排和 9 个土豆;分工之后就有 4 份牛排和 8 个土豆。为了方便对比让我们把所有的牛排都转换为土豆,对 A 来说,牛排与土豆是 1:2.5,以这个为标准,那么不分工相当于一共产生了 16.5 个土豆的价值,而分工则产生了 18 个土豆的价值。使用 B 的 1:4 也会得出相同的结论,分工可以生产出更多的物品。

分工的前提是相对的成本优势,虽然 A 无论在生产牛排还是土豆的效率都高于 B,但是我们从成本来看,A 每生产一个牛排相当于放弃生产 2.5 个土豆,而 B 则是放弃 4 个土豆。因为一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现实中我们总是要做出取舍,做事情甲就必须放弃事情乙,并非因为乙没有价值,而是因为甲所产生的价值高于乙,所以我们放弃了乙,那么乙所能够带来的价值就是甲的「机会成本」。任何的成本实际上都是机会成本,而机会成本永远是甲相对于乙的,所以我们说成本是相对的。

交易产生增值

分工通过更专业化的生产使得生产效率得到提升,结果就是物品得以大批量的生产。但是物品数量的增加未必意味着价值的增加,因为价值是相对的,如果说 A 每天只能消耗 1 份牛排,那么每天生产 2 份牛排,多余的一份对 A 来说是没有价值的,对 B 来说土豆也会存在相同的困境。多余的牛排对 A 没有价值,但是对 B 来说则是有价值的,土豆亦然,为了追求价值最大化,那么就应该把 A 多余的牛排给 B,把 B 多余的土豆给 A,让物品变成有用物,价值才得以体现。那么 A 使用牛排与 B 交换土豆之后,于是交易便产生了。分工和交易使得两个人的生活都变得更好了。

以交易而交征利,与没有交易相比,个人的利益增加大得惊人,往往以千、万倍计。但这庞大的利益增加,主要是由于每个人专业生产,然后交易。

——《[国富论][3]

增值源于竞争

假设市场中有另外一个人 C,C 每天可以生产 1 份牛排或者 6 个土豆,对于 C 来说,牛排与土豆的价值是 1:6。如果 C 也生产土豆,并且也想跟 A 来换取牛排,但是 A 每天也只有 1 份可以用于交易。于是便出现 B 和 C 竞争 1 份牛排的情况,这种竞争的根源是市场上可供交易的牛排数量不足导致。地球上的资源是有限的,每个人的生命和时间同样也是有限的,稀缺是我们面临的永恒问题。面对稀缺和竞争,市场的方案很简单,那就是价高者得。

对 B 来说牛排的价值等于 4 个土豆,那么他最多愿意付出 4 个土豆来换取牛排,否则他就自己生产牛排了,而对 C 来说,他最多愿意付出 6 个土豆来换取牛排。自然 C 会获取牛排,虽然同样是 1 份牛排,但是出售给 B 和 C,所带来的就价值是不同的。也正是因为竞争的存在,物品的价值才会最大化。


竞争之所以存在是因为物品是稀缺性,然而在现代社会中,有一种物品的稀缺性可以忽略不计,那就是虚拟商品。一款软件一旦被研发出来,便可以几乎零成本的复制出很多副本。那么竞争是否会让软件也变得更有价值呢?

价值,永远对是相对的。相对于不同的使用者,相对于不同的时间点,相对于物品不同的状态,也相对于使用者此刻的状态。当我们谈论价值的时候,首先需要约定「相对于什么而言」。同样的一份牛排即可以有价值,也可以没有价值,有点薛定谔的猫的意思。

熵之于负熵,正如浪费之于价值,正如成本之于收入。所谓价值,就是能够让「生命」得以延续的基本,对于商业而言,价值就是现金流,对于人而言,价值就是有营养的食物和清洁的空气,价值也是电影和游戏所带来的欢乐,价值也是朋友和家庭,价值就是你所关心的任何事物。


  1. 《生命是什么》(What Is Life? )by Erwin Schrödinger,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44 ↩︎

  2. 《失控:机器、社会与经济的新生物学》(Out of Control: The New Biology of Machines, Social Systems, and the Economic World) by Kevin Kelly,新星出版社,2010-12 ↩︎

  3. 《国富论》(The Wealth of Nations) by Adam Smith, 1776-03-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