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社会还无法满足普遍的平凡的人们的基本拥有愿望时,文化的最清醒的那一部分思想,应时时刻刻提醒着社会来关注此点。而不是反过来用所谓不平凡的人们的种种生活方式刺激前者。
文化如果不去关注和强调平凡者们第一位置的社会地位,这样的文化,也就只有忙不迭地不遗余力地去为「不平凡」起来的人们大唱赞歌了,并且在「较高级」的利益方面与他们联系在一起。

https://kknews.cc/news/grqk3ql.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