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并非什么严谨的探讨,只是最近看了太多有关商业的书籍,在寻找何为「价值」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反而产生了很多其他的想法。

薛定谔在《生命是什么》中提到,生命以「负熵」为食。如果按照热力学第二定律,在一个封闭的宇宙系统中,宇宙的末路无非就是热寂,也就是极度无序。

如果说「熵」代表了无序,那么「负熵」则代表了有序,人类在进化的过程中,透过科技不断的认识了自然中那些隐藏的秩序,这就是从无序中产出了有序,透过有序来推动技术进步,从而能够发现更多的秩序。

虽然我尚不清楚「宇宙」是否有自己的意志,但是宇宙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创造了生命,生命以负熵为食,同时也产出负熵,以此来抵消宇宙自身所产生的熵。负熵与熵达成一种微妙的平衡中,宇宙才能持久的保持活力。

人类在进化的过程中将无序变为有序,其实就是不断的积累「知识」,这些知识为后人所汲取,同时又创造出更多的知识。这种以知识为食,同时又产出知识,恰恰就是一个完美的衔尾蛇。

衔尾蛇
衔尾蛇

柏拉图形容衔尾蛇为一头处于自我吞食状态的宇宙始祖生物,它是不死之身,并拥有完美的生物结构。因为衔尾蛇的产出就是自己的输入,不需要借助外接的力量就可以永久的生存下去,仿佛就是宇宙本身。

宇宙和生命本身的目的似乎都是为了生存,对人类而言,如果我们需要活下去,那么我们就需要去尽量避免各种意外。如果我们担心遇到意外,那么我们可以做两件事情:

  • 提前预知意外何时发生,从而避免灾难发生。
  • 尽可能的降低灾难所带来的影响。

对未来的预测通常基于我们对历史的认知,同时也包括我们的知识水平。而尽快修复意外之后的影响,同时也需要知识。

例如我们最基本的就是需要有足够多的食物,食物越多我们活下去的几率越大。那么如何生产更多的食物呢?我们需要学习养殖技术,栽培技术,也就是学习并产生更多的「知识」。学习养殖技术可以帮助我们生产更多的粮食,当某一年的发生干旱的时候我们就有足够多的储备粮食度过灾害,这可以理解为我们降低灾难的影响。

但是如果我们可以预知今年是否会发生干旱,那么我们就可以提前种植耐旱的农作物,或者提前囤大量的干草,用于饲养更多的动物。

食物的多样性也是人类生存的一大优势,如果某种动物只食用某一种植物,如果这种植物灭绝了,那么这种动物也会随之灭绝。单食物链会令生命变得脆弱不堪,所以像人类这种杂食性的动物更容易再环境改变时生存下来。那么也就意味着物种的多样性越丰富,生命之间的关系则可以进化的更复杂,复杂的关系网也使得生命变得加顽强,在遭遇危机后更容易生存。

那么作为一个人,我们需要什么?

想宇宙一样永远的生存?但是一个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人类不可能永生,至少目前不会,那么永生目前看来就是一个不可能达到的目标。

另外人类的永生未必是生命作为一个整体所期望的,当一个人的影响力变得极为庞大的时候,永生反而可能会迫害思想的多样性,单一的思想体系的文明也许如同单一食物链的生命般脆弱不堪,相比这也并不是生命所期望的。

如果永生不是人的目标那么我们的目的是什么?不断的贡献更多的知识?创造出更多的多样性?正如同衔尾蛇一般,吞食知识,同时也产出知识。